當前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鹿城新聞網  ->  人文鹿城  -> 正文

【文化月刊】隨歲月遠去的古井 低訴著鹿城的“市井生活”

來源:鹿城新聞網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28日

      浩瀚無際的夜空本無刻度,人們便劃分出二十八星宿,他們如同撒在天空的坐標,不均勻地劃分周天365度,隔出日月五行棲宿的場所。

  古時白鹿城有著縱橫交錯的水網,通五行陰陽堪輿之術的郭璞便對應著天空中的二十八星宿,在城中布點了二十八口井,古往今來,城市變遷,這些古井或風韻猶存、或銷聲匿跡,然而只要說起它們,自是有一段城市記憶。

  古井是中國一種特有的文化,它是故鄉的象征,所以自古以來就有“背井離鄉”之說。對于遠離故土的人來說,井是思念的寄托,對于安土重遷的人來說,井是生活、是日子、是故事。

  有院落有水井的地方便有人家。一口幽井、浮面西瓜、和衣帶水、淬流孕茶……在沒有自來水的年代,溫州人繞井而居,對井依賴、感激、敬畏。鄰里坊間相聚井邊,取水用水熱鬧融洽。井水帶來的溫暖,不僅哺育了世世代代的人,也滋養著源遠流長的甌越文化。

  溫州古井滋養著一方人,可以說,古井文化是不可復制的。人們唯有尋聲匿跡,順著古井走過的歷史痕跡,去發現、去挖掘、去保護,才能讓這座城市“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

1

追憶古井史
    “二十八宿井”的前世今生

  作為國家歷史文化名城,溫州保存著獨特的“山水斗城”格局,具有重要的歷史文化價值。

  “叮叮當啰來,叮叮當啰來,山腳門外啰來,啰啰來,孤老堂,松臺山上仙人井啰來,妙果寺里豬頭鐘……”這首溫州人耳熟能詳的童謠《叮叮當》,唱出了溫州城與山、與水、與井千絲萬縷的關聯。

  提起溫州城,或許得先提一下郭璞,東晉太寧元年(公元323年),永嘉郡建城,恰巧郭璞客寓于甌,故請他“為卜郡城。”這位通五行陰陽堪輿之術的大家根據當地的地貌,取“依江、負山、通水”之則,規劃出“東廟、西居、南市、北埠”的格局。

  據《溫州府志》(明弘治版)載,東晉郭璞為永嘉郡城選址時,登上西北的小山峰(即今郭公山)察看地形,發現九座峰像北斗星錯立。郭璞認為城墻繞山巔而筑,賊寇不能入斗,便于防守,可保安逸。于是繞山筑城,并鑿了二十八口井,以對應天上“二十八星宿”的位置。

仙人井

  “二十八宿井”表達了取象于天、天長地久、水源不斷的寓意,既可供城里居民飲用,又可適應戰爭和防火之需。此“二十八宿井”分別為:八角井、白鹿庵井、橫井(天宿井)、積谷山冽泉、積谷山義井、煉丹井、三牌坊古井、鐵欄井、屯前街井、仙人井、永寧坊井、奎壁井、解井、雙墻井、簡訟井、天寧寺古井、海壇山山下井、桂井、三港殿古井、八輪井、府署古井、縣前頭古井、金沙井、甜井、道署古井、郭公山下巖石井、應仙井、施水寮古井。

  經過漫長歲月洗禮,“二十八宿井”距今已經有1600多年歷史,舊時的溫州城內,水井是人們唯一的用水來源。包括“二十八宿井”在內,星羅棋布的水井蘊藏著溫州的深邃和古老,寄托了整個城市的記憶,滋養了源遠流長的甌越文化。

  與古建筑相比,古井更容易保存下來。這些古井,歷經千百年時間打磨,變得滄桑而質感。但隨著城市基礎設施建設完善,在自來水普及的年代,水井已經淡出了人們的生活,甚至被遺忘在角落。溫州地名工作者對“二十八宿井”一一作了考證,“二十八宿井”位于鹿城四大歷史文化街區內,受舊城改建、保護意識不強等影響,“二十八宿井”的生存狀況并不樂觀,有些古井現已被填塞,有的已廢棄。

  據市文物保護考古所副所長黃培量介紹,“二十八宿井”中,目前保存情況較好的有9口,其井水還可供正常使用,已列入文保單位加以保護。2017年,“二十八宿井”被“打包”公布為第七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這讓許多長期關注古井的專家學者和熱心市民看到了加強保護乃至整體恢復“二十八宿井”的希望。

  每一口井都有自己的故事,見證著城市的發展與變遷。不同于一般文物,只須收藏于場館就能得到有效保護。二十八宿井散落在城市大街小巷,根植于“市井”生活中,其中不少還清澈流動,尚能涌出甘洌之水。因此古井的保護,必須要通力協作,得到周圍居民的配合,也不應僅限于砌一圈欄桿、立一塊保護碑的形式性保護。

  在城市從“大建大美”向“精建精美”提升中,探尋老城保護與復興的答案 ,應用古井“時間軸”留住記憶,讓古井得到更科學妥善的保護,深入挖掘其的歷史文化底蘊,讓古井真正“活起來”。

2

難離古井情
    老溫州人的水井記憶

  “井是中國傳統文化中一個非常有意義的文化符號,如成語‘市井人家’,井一直是故土、家園的象征。”在不久前舉行的“飲水思源 尋訪古井——尋訪溫州二十八宿井分享會”上,溫州大學人文學院教授金丹霞說道。人離不開水,有人居住的地方就有井。這種生活記憶,是城市記憶的一個部分。我們常常用“背井離鄉”來描繪游子。小小的一口井,能代表家鄉,寄托著濃濃的鄉愁。

  喝著小巷里甘甜的井水長大,枕著甌江濤聲入夢,曾是幾代溫州人的真實寫照。溫州的大街小巷,或是背街僻弄的犄角旮旯里,水井曾經是一道獨特的風景。舊時,古井前熱鬧的場景,充滿了生活氣息。清晨或是黃昏,大人們相聚在井邊淘米洗菜洗衣服,互道家常。在炎熱的夏季,水井就是天然的“避暑神器”,井里掛一個冰鎮西瓜,繩子吊起嘗一口冰爽清甜,是多少人魂牽夢繞的味道。

鐵井欄

  “在沒有自來水的舊時溫州城里,井是人們唯一的飲用水源。”分享會上,家住老城區的市民林鴻麟深情回憶起過去打井水挑回家用明礬沉淀后作為飲用水、婦女們圍著水井一邊洗菜洗衣一邊閑話家常、暑夏時把西瓜吊進井水浸涼等充滿溫州老城生活氣息的場景,引起了大家的共鳴。

  “二十八宿井”或在民居內,或在街巷中,或在城鎮內,或有亭遮擋,形式多樣,造型各異,深淺不一,但每一處都曾經在人們的生活中扮演著生活用水和防火的雙重功能,更是不少人兒時美好記憶中的一角。

  “我挑擔的本事就是小時候挑井水的時候鍛煉起來的,現在這個年紀,還能挑幾十斤。”老報人金輝說。據他回憶,城區一些人家過去還鑿有非露天的水井,稱為“暗井”,如朔門街一帶生產蠟燭的人家會把剛做好的蠟燭懸掛在暗井內,使蠟燭降溫成型。

  市民俗學會會長潘一鋼分享了許多溫州本地關于井的信仰、民間傳說等。據他介紹,古代凡是有井的地方或人家,每年農歷正月初一會準備香燭、素齋等祭祀井神,且初一當天大家都不打井水,以求全年用水充足。

  市歷史學會副會長蔡鋼鐵回憶說,當年在江心嶼溫州博物館舊址工作時,老館長方介堪先生偏愛用島上井水泡茶,退休后還每每托人從江心嶼帶井水的往事,“那時候的井水非常清甜,方先生情有獨鐘”。

  歷史上溫州的水井星羅棋布,最早是始鑿于晉朝的“二十八宿井”。據明代時期統計,光溫州城區就有水井1000多口,以井為點,就能貫穿出千年溫州歷史地圖。循著古井的足跡,能夠一探當年溫州市井生活的秘密。

  現今,翻看老照片,還能看到市區那些因井得名的老巷:信河街的甜井巷、來福門的八角井巷、山前街的山井巷、百里坊的桂井巷、倉橋街的雙井巷……分享會上,與會專家學者、普通市民一段段回憶,更以一種極富畫面感的方式,再現了那個“車馬很慢”的年代里,人們依井而居的煙火生活,也折射出水井對于溫州的特殊意義,以及溫州人對水井的濃濃情結。

3

探尋古井事
      讓古井文化“再續前緣”

  井是人類早期的一大文化創造,不僅解決了人們的生活用水,還發展了農業生產,井的出現,結束了人類必須沿河而居的歷史,為人類生活拓展了無限空間。但如今,市區那些因井得名的老巷大多數湮滅在歷史長河中,徒有名字流傳世間。

  據介紹,盡管其中不少古井仍具有較高的文物價值和文化內涵,政府部門也將其中一些古井作為文物保護單位加以保護,但普查中發現,溫州市古井幾乎都有不同程度的水質污染,并存在本體破壞甚至填塞的情況。一些市民也表露出對古井命運的擔憂:那些老屋舊宅被一幢幢高樓大廈所取代,留存下來的古井越來越少,這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

白鹿庵井

  對此情形,很多人都深感痛惜,認為古井不應被毀。但是由于城市擴展,老人外遷,新遷入的居民對古井感情淡,保護意識不夠。隨著城市基礎建設完善,市民已逐漸脫離了對井水的依賴,古井的功能性漸漸弱化。在城市工業化進程中,古井還遭遇了被工業廢水污染、因建筑導致水脈斷絕等難題。

  一口古井,是一段活的歷史,更是一段活的文化。當前,各地重視旅游文化,注重文化旅游,溫州是全國優秀旅游城市,在鞏固全國歷史文化名城的同時,應在“井文化”上做好文章,把歷史留下的這筆豐厚遺產使用好、保護好。

  保護古井正在行動中,如今,一些水泉甘美、久旱不枯的古井已經有了“家”,文保單位明確劃分、科學規劃其保護范圍、建設控制地帶、文物保護范圍占地面積等。例如,白鹿庵井其保護范圍西以井欄向外延伸8米為界,其余三面以臨近圍墻為界;坐落五馬街道橫井巷52號宅前的橫井其保護范圍西以橫井巷東側道路邊線為界,其余以井邊相鄰建筑邊線為界,文物保護范圍占26平方米……類似加以保護的還有永寧坊井、煉丹井、縣前頭古井、三牌坊古井等,這些古井普遍分布于五馬街道和松臺街道。

  巷陌中的一口口古井,承載著古城的文明與歷史,其實,對古井來說,最好的保護方法是使用,井因水而活,井水用得多水質自然會慢慢變好。

4

追尋古井夢
     讓沉睡的文化“活起來”

  溫州古井滋養著一方人,其文化更是有一番考究。“‘二十八宿井’是溫州獨有的歷史遺產,是不可復制的。”溫州市政協委員陳晨表示,溫州作為水鄉,歷史文化的挖掘與保護應遵循“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的自然生態理念,因此,首先得全面恢復“二十八宿井”,其次才得以發揚古井文化。

  文保專家呼吁,要立即啟動對“二十八宿井”現狀的調查和摸底工作。對于保留完好的井,應按文物要求進行保護;已經填塞和廢棄的井,應進行疏浚和修復;已被現有建筑物填埋的井,應按照歷史原貌在原址最近處進行就地重建修復;確實不能重建修復的井,應在原址或者原址附近立碑加以明示。

  “水脈”是一個城市的命脈,古井綿延的水脈何以延續?在井水時代,一個水井便是一幅市井生活畫卷,流傳的詩句、童謠、民間故事傳說,井身刻有的井名、銘文等與井相關聯的元素符號繪就出了濃縮的地方民俗文化史。有專家建議,可以建立古井文化博物館,傳揚古井文化,推動古井保護,提升溫州的文化名城底蘊;又如同“甌窯”“甌繡”等,“二十八宿井”也可命名為“甌井”,凸顯濃郁的地方特色,讓人在百花齊放的文化品牌中一眼就能辨別。

三牌坊井

  “活化”古井,傳統融合現代也是一股新思路。傳統文化在當代掀起一股懷舊風、復古風,保持傳統的原生態面貌又融入現代都市生活,是時下炙手可熱的文化呈現形態。縱觀溫州這一歷史文化名城,專家認為,讓古井文化走進歷史文化街區,是天時地利人和之作。

  關于恢復古井文化,專家和熱心市民有著這些思量:五馬-墨池歷史文化街區是古城區規模最大、風貌最完整的歷史文化街區,“二十八宿井”中的鐵欄井、縣前頭古井等位于此,街區內還留有東甌王廟等遺存,五馬商圈內更是聚集著眾多美食小吃、購物一條街等,若將古井與老宅院、老街、老店、名小吃等相結合,可以吸引游客。慶年坊歷史文化街區為古城格局中的“西居”,街區的整體格局延續了明清至近現化的舊貌,“二十八宿井”中的八角井、仙人井等位于此,蛟翔巷的甌繡、慶年坊的龍燈、妙果寺的鐘和松臺山的古井都將會喚醒老城文化記憶的一部分。朔門歷史文化街區為古城格局中的“北埠”,保留了溫州古時北埠商貿特色,簡訟井、天寧寺古井等位于此,街區內有朱自清故居等遺存,古井、古街、古商埠將會勾起人們對往昔繁華的追溯……

  當下,溫州古井的“生命”延續還可以走什么路子?溫州大學人文學院教授金丹霞曾帶領溫大學子走進江心嶼,探尋古跡,實地考察回來后,就有很多學生對江心嶼古井的保護與旅游景點開發做了研討報告。“年輕人是能激活傳統文化的。”金丹霞舉例說,學生們可以“腦洞大開”地提出將江心島上的七口井與“七夕節”文化內容相結合,七口井對應七個不同主題文化活動的打卡點,推出打井水煮茶、編織愛心結許諾等活動載體,集齊七處打卡印章便可換取禮品,增強游客的參與感,增進與傳統文化的“親密接觸”。

  “用年輕一代人的思維方式激活傳統文化的生命力,使傳統與現代文化發生‘化學反應’,這是文化與時俱進及可持續發展的表現。”金丹霞說。

記者: 佳慧 晴雯 婷瑋  

通訊員:阮程展 單曉葉

更多鹿城新聞

圖片新聞

更多視頻新聞

千斤顶或更好5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