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鹿城新聞網  ->  今日關注  ->  民生  -> 正文

籀園學子關注失智老人 自編自導自演《記得》獲贊

來源:溫州網—溫州都市報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04日

  “從小外公就是我心中的大英雄,他扛起家里所有重擔。但是,現在事情不太一樣了。”這是一個關于失智老人的家庭故事,這是一段圍繞祖孫三代的親情糾葛,這是一部讓人哽咽的催淚舞臺劇,這更是一群小戲劇迷的心血結晶……

  由溫州市籀園小學童夢戲劇社學生自編自導自演的舞臺劇《記得》昨晚上演第三場。所有觀眾都購票觀看演出,三場演出共5000多元的門票收入將全部捐給“星星的孩子”。

  關注身邊人,自編自導自演舞臺劇

  《記得》講述的是一個三代同堂的家庭,外公罹患失智癥后,以往和諧的家庭生活被打破。

  這個故事的原型來自童夢戲劇社指導老師張玲琳和社員黃妙菡同學的經歷。

  “我的曾祖母就是一位失智老人,我小時候她常帶我出去玩。但是,她失智后就不認識我了。”黃妙菡說,希望以溫暖幽默的方式講述失智老人家庭的真實狀況,通過舞臺劇傳達一種“家的力量”——在挫折面前,家人仍然團結在一起,彼此扶持。

  這部劇的創作隊伍是22名三至六年級的學生,他們分別擔當編劇、導演、燈光、音效、演員、劇務等。

  導演助理、主演劉若谷說:“從去年底到現在,每天下午放學后,我們都要排練兩個多小時,不斷修改臺詞和動作。”

  同學們為這部劇付出了很多,就拿扮演“失智爺爺”的鄭遷碩來說,他在4月得了水痘,一周不能上學,“我們想了個辦法,排練時,通過手機視頻連線,在家里遠程參加。”

  劇中本來有一段“被媽媽扇耳光”的戲。“最初計劃假打,擔心效果不好,我就和同學商量讓她真打,結果把我疼哭了。”黃妙菡說,排練時,她的媽媽在臺下幾乎尖叫出聲。之后,他們就把“扇耳光”的戲改成了“打肩膀”。

  演著演著明白了一些事,他們因劇而變

  “以前覺得爺爺嘮叨,演過這個劇后,覺得以前沒有理解他們。現在,我學會了積極地和他們溝通。”黃妙菡說起參演收獲。

  “我媽媽工作非常忙,以前,她忙的時候,我也會要求她幫我做事。這次,我演過媽媽后,才了解到大人有這么多無奈,這么辛苦。”演員劉若谷這樣說。

  昨晚,30多位家長、孩子觀看了演出。演員們自彈自唱歌曲,將現場氛圍推上高潮。走失的外公被找到的那一幕,讓觀眾席上的不少家長抹起了眼淚。

  “非常貼近生活,很多情節就來自身邊,特別有現實意義。”杜先生帶著上四年級的兒子來看,希望他通過話劇學會更加關心家里的老人。“演得很用心,三代人的親情和面臨的無奈,讓人特別有感觸。”潘女士這樣點評。

  演出門票收入將全部捐給“星星的孩子”

  演出結束后,學生們將親手制作的帆布袋、賀卡等文創產品送給觀眾留念。連同此前兩場演出,他們共籌得門票收入5000余元,這些錢將全部捐給由鹿城區慈善總會發起的“關愛自閉癥兒童”公益項目。

  這其實是童夢戲劇社的一項傳統,他們已經連續4年義演義賣為“星星的孩子”募捐。

  籀園小學童夢戲劇社成立已有6年,是該校最受學生喜愛的社團之一。戲劇社的張玲琳是一位音樂老師,為給孩子們更專業的指導,她曾多次赴京滬等地進修話劇。過去大半年,她都在放學后陪孩子們排練《記得》。

  戲劇社選送的節目曾獲省中小學藝術節一等獎等榮譽。今年8月,社員們還將作為全國選拔出的3支隊伍之一,應邀赴英國參加“藍斗篷”創意戲劇國際照片“戲劇盛夏”活動展演。

  “很多家長在觀看后都被深深打動,而對參與演出的孩子來說,同樣是一次真切的情感體驗,讓他們對家庭、親情有更深的思考和感悟。”籀園小學校長金子翔說,孩子們全程參與了劇本的修改、完善,再到排練、演出,這段經歷伴隨著他們生命的成長、人格的完善。

  金子翔介紹,籀園小學目前設有少年科學院、少年文學院、少年藝學院、少年體學院和少年新聞學院等五大學院,包含戲劇社在內的社團活動項目多達60多項,“如同今晚的話劇演出,社團為孩子們提供了更廣闊的平臺,發展他們的興趣,展現他們的才藝,成為課堂教育的重要補充。”

  (記者 張新彤 謝樹華)

更多鹿城新聞

圖片新聞

更多視頻新聞

千斤顶或更好5手